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线上小说 > 武侠 > 武道行天录 > 第二百八十章 别样比拼

武道行天录 第二百八十章 别样比拼

作者:散装陈年老酒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0-08-01 15:09:20 来源:九九九文学

武道行天录第二百八十章别样比拼正当范遥打算出手救下那个庄稼汉子之时,却见那斗笠男子并没有出手行凶。

只见他手掌虚晃一下,那庄稼汉子的另一个粪桶便飞到了他的手里,斗笠男子出手如电,抄起粪勺在桶里掏了一下,扬手便向那庄稼汉子还以颜色。

“来啊!谁怕谁?”

斗笠男子手头极准,一勺子的浊物没有丝毫浪费,全都泼在那庄稼汉子身上。仔细看去,甚至还看到有黏糊糊的东西自那汉子头上缓缓流下。

庄稼汉子呆若木鸡,本能的就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只见那汉子脸上顿时就黄灿灿的一片,且味道浓郁至极。

范遥隔得老远都是恨不得以手掩鼻,更是看得直欲作呕。

那庄稼汉子本想大吼一声以示愤怒,却急忙醒悟,紧闭着嘴唇,闷不做声。然而手上却是不慢,拿起粪勺奋起还击。

斗笠男子亦是毫不相让,一时间,天空中屎尿纵横,铺天盖地。

这场别开生面的比斗,把范遥看得瞠目结舌。看着黄灿灿的二人,即使以他见惯了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场面,也终是忍受不住,蹲在路边干呕起来。

一边干呕着,一边也是在心里纳闷着。那个斗笠男子隔空摄物,摆明其至少也是一个金丹境界的高手。可眼下却是与市井无赖一般,与那个庄稼汉子泼粪死战,真是奇哉怪也。

这边心里奇怪不已,那边的两个人,一只手拎着木桶,手里的粪勺挥舞不停,竟是打出了千军万马的恢弘气势。

转眼之间,两个人的木桶就是一扫而空,那斗笠男子却不依不饶。

只见他扔掉木桶,伸手就去解开腰带,嘴里大喊道:“妈的!老子再给你拉泡热乎的,让你尝尝鲜!”

那庄稼汉子脸上金黄一片,看不清神色。但却见他怪叫一声,“你他妈的就是个疯子!”

喊完之后,哀嚎一声,竟是带着哽咽的哭腔,转身向着远处落荒而逃。

斗笠男子见状意态甚豪,先将腰带系紧,接着便大模大样的走过田垄,犹如一个得胜的将军一样,身上披着金黄色的“铠甲”,趾高气昂的,臭气熏天的,迈着方步渐行渐远。

范遥目光呆滞看着那斗笠男子不见了踪影,回头看着刚才二人“大战”之地留下的痕迹,不禁又是一阵反胃,当下怪叫一声,脚步匆匆离开了这令人毛骨悚然之地。

出了村子,范遥走上良久,胃里还是止不住的向上泛着酸水。但回想起那时的场景,却也止不住的好笑连连。

‘隔空取物不止需要有一定的修为,更是需要有不凡的神识之力。由此可见,那个斗笠男子至少是一名金丹,甚至是一个元婴高手。可他却不仰仗修为欺负凡人,举止行为虽怪异了一些,但也见其光明磊落。’

说他怪异,是因为他有如此修为,既不想仗势欺人大可一走了之。可那人却偏不离去。而是用着庄稼汉子的腌臜方法,与其一较高低。行为怪异,脾气更是差的离谱。

遥边想边走,不多时就来到一处小溪旁,当下就想洗把脸,洗去方才染在身上的臭气。

可还没等他有所举动,就听见小溪上游传来稀里哗啦的的泼水声。抬头看去,却见刚才那个斗笠男子正洗完了衣衫,然后便光着身子,一个鱼跃跳入到小溪中洗的不亦乐乎。

范遥一阵恶寒后怕,急忙退后几步。想了想,就向那个斗笠男子走去。

站在河边,范遥浑浊的溪水不禁怒气冲天,大声问道:“你这人怎么这么不地道,好好的溪水全都让你弄脏了,而且还臭气熏天,你也好意思?”

那斗笠男子背对着范遥,闻言便转过身来。

范遥定睛看去,只见这个中年男子头发黑亮垂直,斜飞的英挺剑眉,锐利的黑眸,棱角分明的轮廓,身材修长高大却不粗犷。当下不由得暗赞一声,这人倒是长得……,与我差远了,跟段大哥倒是有的一比。

“小子,没听说水至清则无鱼这句话吗?我见溪水清澈而不利于鱼儿生长,于是我就把它弄浑一些,你懂个毛啊?”

那斗笠男子说完,旁边就有几条鱼儿划动鱼尾跃出水面,仿佛是在应景一般。

斗笠男子见状更加得意,说道:“你看见没,这鱼儿现在是多么活泼,多么的开心。”

范遥气急而笑,讥讽说道:“这鱼是被你的臭味熏出来的好不?你没看见它们都是翻着白眼,正在仓皇逃逸吗?”

斗笠男子不屑说道:“子非鱼焉知鱼之乐?我在这小溪里洗澡,这些鱼儿都是感激的很。不信,你便睁大狗眼瞧着。”

说完之后,那男子便伸出手来举在半空。下一刻便有一条小鱼奋力一跃来到了他的手掌之上,那小鱼宛如人立,挥舞着两只小鱼鳍,好似在施礼朝拜一样。

范遥看得目瞪口呆。那男子则是得意非常,看着手中的小鱼笑着说道:“你倒是机灵的很,比那些人模狗样之辈强得多了。也罢,那就送你一场造化,成蛟还是成龙,也得看你是不是那块料。”

斗笠男子说完,手掌之中便泛起氤氲缭绕,持续片刻之后,便把那条小鱼抛回小溪之中。

可在范遥眼中,那男子抛回的哪是什么小鱼,分明是一把锐利无匹的绝世宝剑。

当下毫不迟疑的站直身子,向那男子抱拳说道:“前辈你慢慢洗。打扰了,告辞!”

说完之后,便转身大步流星向远处走去,走的斩钉截铁没有一丝留恋。

开什么玩笑,这个人居然可以逆天改命!虽说只是一条小鱼,斩断因果相对容易一些,但那毕竟是不容于天的禁忌之术。全天下,满打满算,范遥想不出能有几人会有这等强横至极的惊天修为,以及对道法的精湛运用。

逆天改命,这是个几乎被一些江湖术士用烂的词,貌似稀松平常。可实实在在能使用出来的,这世间又有几人?

范遥越想越是心惊,趋吉避凶,这就打算一走了之。甚至聚起全身功力,打算见势不妙即刻就使出引以为傲的身法来,逃之夭夭。

‘他娘的!这人要是冲着我来的,绝对就是馥离那边指使的。可真是下了血本了,得花多大代价能请动这样的高手?话说老子我也是身价不菲啊。’

范遥心里暗自想着,脸上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刚走了数十步,就听到那男子悠悠说道:“胆小如鼠!也不知道你给文天楼灌了什么迷汤,竟瞎了眼睛般对你赞不绝口。我看你真是稀松平常的很。”

范遥闻言顿时诸事抛在脑后,直呼文先生其名,还能是什么好路数?更是不能忍让!

身子一转毅然走了回来,面无表情的看着那男子问道:“馥离那边过来的?我说怎么臭不可闻。你不张嘴说话还好些,你这一张嘴竟比刚才还臭!”

那中年男子也不生气,站在水里搓着身上,对范遥说的话不置可否,反而问道:“怎么不跑了?你以为装成一副铁骨铮铮,有骨气的样子,就能逃得性命?”

范遥索性坐在岸边,嗤笑说道:“你当我傻吗?你刚才在瞬间便布下方圆千里的天地牢笼,我能走到哪里去?”

范遥嘴上说的不屑,心里却是暗暗心惊。自己的神识虽可游弋千里,但要像这男子一般布下覆盖千里的罡气牢笼,那是想都别想。不止他自己,范遥甚至想不出,文先生会有此神鬼莫测的手段吗?

逃也逃不掉,听到那男子出言辱及文先生,顿时被激起一身血气。死就死了,死之前怎么的也得恶心恶心他。

听到范遥所言,中年男子微微一愣,笑着说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别跟我说,你是猜出来的。”

范遥怎会告诉他自己的神识之密,只是看着小溪里四下打量,冷笑着也不言语。

“你在看什么?你小子莫非有特殊嗜好?”中年男子怒目看着范遥说道。

范遥顿时抓住机会说道:“怎么的?你想让我在死之前乐呵乐呵?可惜大爷不好这口,你还是省省吧。”

中年男子沉思说道:“你这张嘴怎么这么贱?文天楼可不会教你这些吧?”

范遥撇嘴说道:“要说贱我能有你贱?随便抓条鱼在手里攥一下都变成了‘贱’鱼,在下佩服之至。”

中年男子先是自得一笑,继而反应过来,不禁勃然大怒,“你小子损我?你懂个屁!”

说完,便向着范遥一伸手,范遥身子不由自主的向那男子飞去。一身的功力也都成了摆设,竟是被那男子顺手封住,龟缩在三座星云中,不复奔流成海的壮观模样。

把范遥抓在手里,那男子嘿嘿一笑,说道:“我那么厉害,怎么你在我手里没变成一个贱人呢?算了,你还是陪我洗个澡吧。”话音一落,就把范遥扔在一边,随意的很。

范遥从未像此刻这样无助过。他所见过的高手中,除了文先生,就属萧歆瑶的师姐张凌珊为最。但范遥有信心,即使现在遇到张凌珊,打是打不过,逃得性命却是问题不大。

而如今遇到这个中年男子,只觉得自己就像砧板上的鱼,任人宰割。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